融可赢配资

460 懂得太多非好事(还账41/44)

葫芦村人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经典小说网 vip565.cn,最快更新我真的只是村长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他们走了?”

    刘春来再次回到刘八爷家里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。

    他是被刘九娃扛着回来的。

    刘九娃把他丢在了泡澡的小黄桶里,热水一泡,汗水密密麻麻地冒出来了。

    八爷端个板凳坐在旁边,叼着铜烟竿,直愣愣地看着刘春来。

    “八祖祖,你不是早就该睡觉了?”酒喝得有点多,哪怕热水泡着冒汗,依然浑身乏力,刘春来光着身子,被刘八爷这样看着,有些恐惧。

    “我这睡不着,事情要是定了,就早点把家成了。”刘八爷的语气中,很是严肃,“要真等到全队光棍都脱光,指不定猴年马月了。有些人,扶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男人,一口唾沫一颗钉。八祖祖,咱老刘家祖训有呢!”刘春来吓得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可浑身还是乏力。

    结婚?

    这太早了。

    自己都还没想这事儿。

    “人无信不立,这没错。仁义礼智信。所谓仁,心怀天下苍生,与人为善;所谓义,两把刀上放着一颗脑袋,义字当头,敢为天下先,为情谊而肝脑涂地;礼,发乎于情,止乎于礼,待人接物,符合礼数,守规矩;智,做事情讲究方式方法;而信呢,就是对自己说过的话,做过的承诺负责……”

    刘春来不明就里。

    老头怎么突然跟自己讲起五常来了?

    自己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的?

    他没说话。

    老爷子一直不睡觉,等着他,肯定不是为了卖弄他的国学。

    当年地主家庭的读书人,还考了秀才,上了陆军讲武堂,这方面的造诣,再差,也不会差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做的一切,对我刘家人甚至整个四大队,都符合五常;你当初确实发过誓,天道损有余而补不足,人道损不足而补有余。你当初话说得太满……那是你的错,可我刘家不能以此来逼你,否则,我刘家对不住你……你妈当初听到这个,要去跳河,不是她小气,如同她说的,从小你长这么大,没吃过刘家一粒米,没吃过刘家一滴油,反而是你爹,从战场上回来,因为双脚不便,没法干活,都是你妈养着他……”

    刘八爷的今晚的话,有些多。

    刘春来依然没有明白他想表达什么。

    “八祖祖,你有什么就直说吧,这样说,我有些听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跟这种老头子聊天,太耗费脑细胞了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成家了,他们才会更信你……”刘八爷说道,“这才符合仁义礼智信。你在大庭广众之下背着人家姑娘,人家姑娘爹妈找上了门……若是不负责,是对姑娘跟她的父母不仁不义,不智不信……”

    酒精麻痹下的大脑,反应有些迟钝。

    刘春来一时间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跟那女娃,注定的姻缘,没法改;杨家那闺女,不是良配,出去了,不会再回来……”刘八爷捏着自己的胡子,看着刘春来,满脸严肃。

    杨家的闺女?

    谁?

    刘春来想不起来自己还跟哪个杨家闺女有一腿。

    杨艺?

    刘八爷就见过她两次啊!

    这跟自己啥关系都没有,老爷子这是从哪里看到的?

    “自己琢磨吧。我老刘家几百年,出了个人物……”老头叹息了一口气,转身向着自己的房间而去。“你心理说老子迂腐,其实你比老子还迂腐。”

    被刘八爷突然的一席话说起来,刘春来本来就反应迟钝的大脑突然就宕了机。

    越想脑袋越不够用,依着木桶边缘,很快就响起了鼾声。

    刘福旺家。

    这么长时间了,刘福旺终于在家里睡了一晚上。

    叶玲跟刘秋菊以及孙小玉等人都没回来。

    “老头子,这是真的?”杨爱群即使躺在了床上,翻来覆去也是睡不着。

    惊喜来得太突然了。

    之前王家退亲,让她心中一直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她,对于儿媳妇儿丑不丑已经不关注了,只要能给她生大胖孙子就行。

    后来,本来谋划着,要让刘雪跟贺黎霜搞好关系,虽然说这是曾经在她家待过很多年的知青的孩子,人家现在都到省里工作了,两家地位差距比较大。

    对杨爱群这个当妈的,哪里会认为自己儿子高攀不上的?

    儿子想要娶个女大学生当儿媳妇儿,现成的找不着,可以培养一个不是?

    所以,她对老四突然变得比对儿子更好了。

    为的,就是她的大胖孙子。

    现在,还有这事儿,贺姑娘爹妈居然也找上门来了,说的就是两孩子的事儿。

    还有她不知道的是,家里老头子之前就跟人家有约定。

    “有啥不是真的?只是我们家跟他们家差距太大了……”刘福旺其实还是有自知之明的。

    “有啥差距?不就是他们爹妈读书多一些?咱儿子不差啊!只要他愿意,现在都能当乡长,以后更高的不敢想,当个县长市长有问题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刘福旺最终还是没说。

    贺炎钧要出国,很可能黎钰后面也要出去。

    再到后面,也许贺黎霜大学毕业也会出国,到时候,竹篮打水一场空,空欢喜一场。

    可他没说。

    说了有用?

    只是让媳妇儿也跟着闹心。

    另外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贺炎钧夫妻两,也没睡。

    “老贺,咱们是不是对霜儿太惯了,什么都依着她?”

    “这还不是你?之前咱们插队,还是留在我姐那边帮着照顾,我姐家里没女儿,从小宠着,回来后,你又觉得亏欠了她……”贺炎钧看着黑暗中身侧的妻子,“春来其实也不错的,这一次见到,比之前见到的更成熟。何况他自己也知道轻重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知道个屁,当年你那么老实,说只是蹭蹭,然后呢?”

    黎钰对于表面上看起来老实的男人,反而没有那么相信。

    老实人,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那些口花花的男人,至少还能防备。

    贺炎钧顿时不吭声了。

    当年,他真的只是想要在外面蹭蹭,哪知道……

    “我现在担心的是,霜儿以后不愿意出去。”黎钰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出国,真的有那么好吗?”贺炎钧问黎钰,“你知道,我不想出去……不管国外多好,无论怎么说,人家都是白皮肤跟黑皮肤,咱们是黄皮肤……不是一个种族……”

    “国外的很多东西比国内更先进,要为国家做出更大贡献,只有了解他们,学习他们的先进经验,研究他们的成功案例,再给国内做参考……”黎钰咬牙说道,“这几年国内的变化很大,距离国际上的差距,还是太大了。这点你是清楚的……”

    贺炎钧不吭声了。

    他并不想去出国。

    另外一间屋里,刘雪跟贺黎霜躺在一张床上,她翻来覆去也睡不着。

    她哥是个什么样的人,她知道。

    贺黎霜也太强势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将来在一起,指不定把日子过成啥样。

    “老四,想啥呢?”

    “我拿你当姐妹,你却想当我嫂子,睡我哥……你让我怎么开口叫你嫂子?”刘雪其实早就知道贺黎霜跟刘春来有婚约,好几天,才没再生气。

    换成她,也是瞧不上以前的刘春来的。

    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对她们来说,反而是枷锁。

    如果对方靠谱还行。

    她自己都差点被坑了,要不是刘春来转变得及时,为了两个农转非名额,最终会如何,她自己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叫名字也行啊,我不介意的……我都不知道怎么喜欢上了刘春来那个二流子了,或许一开始因为他干的那些破事,恨他,然后发现,一切都是有理由的,他也算受害者,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贺黎霜感觉到自己脸很烫。

    她自己也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以前在蓉城,接触的人也不少,不过那时候,没有这些心思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跟他不合适。我哥虽然看起来不着调,他跟你一样,都是非常有主见的人……”刘雪再次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他不过分,我就让着他呗……”贺黎霜很委屈。

    要是没有刘雪帮自己,甚至刘雪在背后拆台,估摸着这事儿就没了可能。

    “他不可能跪搓衣板的。你让他洗碗做家务,还将就,要是像让他像你舅舅那样,在家里跪搓衣板,真心没有可能。刘春来看起来不要脸,他比谁都在意面子,就像我爹一样,宁愿自己穷死,都不会去低头……”

    刘雪郑重警告贺黎霜。

    贺黎霜对生活白痴一点,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可要真的以爱的名义,想让刘春来跪搓衣板,那是没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真的想要让他跪搓衣板,你不是说他懒得蛇往P眼儿里钻都不得扯嘛……”贺黎霜有些委屈,“总不能以后我又要上班又要做家务吧?”

    她真的很委屈。

    刘雪突然不知道该说啥了。

    之前挺羡慕贺黎霜。

    自己知道自己要什么,做什么都是有计划的。

    懂得太多,不是啥好事。

    现在都为将来的婚后生活操心了?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“那话是我妈说的,我没说。”刘雪幽幽地说道,“另外,以后如果有钱了,或许真的可以请个阿姨帮着做饭收拾家里,你不是说,你姑家就有保姆么……”

    贺黎霜愣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了。

    她总觉得哪里不对,却又觉得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自己操心好像有些太多了?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刘春来依然被刘九娃从睡梦中抓了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不用刘九娃催促,他也养成了习惯,这么长时间,他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跟精气神都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刘春来也算是明白,为什么传统的武术会逐渐失传。

融可赢配资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发现配资网 五金股票新闻网 环保投资网 99挖财宝 知识之窗网 葫芦岛新闻网 诊股健康网